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震动盘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专网通信惊天骗局”余震:上海电气子公司原高管团队被纪委调查

发布日期:2021-11-25 09:05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q9j2.cn,称,据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消息,上电通讯原总经理沈欣,原财务总监毛利民,原营销总监、商务部部长金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沈欣、毛利民和金航分别在上电通讯的股东“上海奈攀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上海奈攀)中持有股权。

  自上海电气于2021年5月31日爆出持股40%的子公司上电通讯存在“应收账款普遍逾期,存在大额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风险”之后,因其与“专网通信迷局”主角隋田力牵涉一起导致随后引发了A股上市公司一系列暴雷事件。

  彼时,上电通讯的应收账款余额为86.72亿元,账面存货余额为22.3亿元,同时上电通讯在商业银行的借款余额为12.52亿元,而向上电通讯提供的股东借款金额合计为77.66亿元,均存在重大损失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此前的采访中了解到,“专网通信业务模式”的路径大致是:国企客户支付10%的货款,要求上市公司从上海星地通等指定的供应商处采购设备,上市公司则向供应商预付100%货款。一旦客户欠款,则由上市公司承担高昂的坏账。

  2021年7月5日,因涉嫌“信息纰漏违法违规”,上海电气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同月,上海电气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法定代表人郑建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随后被免职。

  8月5日,上海电气总裁黄瓯意外身亡。8月23日,51岁的刘平出任上海电气总裁。

  9月8日,因职务调整,伏蓉不再担任上海电气董事会秘书、ESG 管理委员会委员职务。 上海电气董事、党委副书记朱兆开代为履行公司董事会秘书。

  11月17日晚,上海电气发布公告称,上电通讯原总经理沈欣,原财务总监毛利民,原营销总监、商务部部长金航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长宁区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8年6月19日,沈欣出任上电通讯董事;2021年1月19日,沈欣接替吕亚臣成为上电通讯的法定代表人。

  而吕亚臣作为原上海电气原副总裁在今年4月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上海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1年10月,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依法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为亲友非法牟利罪、重婚罪对吕亚臣作出决定逮捕。

  启信宝最新的数据显示,11月17日,上电通讯诸多高管离任,如董事长陈干锦、总经理沈欣、副董事长梁山、董事晏建平、桂江生、吴宝森和王吉财,以及监事范宏铭、梅建中。

  对此, 11月18日,上海电气证券部一位人士表示“不清楚”,有关上电通讯原部分高管被调查的进展,公司会及时披露,“公告内容就是目前公司对外披露的信息。”

  倒霉的是上海电气的投资者们,11月18日,上海电气以单日下跌0.21%报收4.79元,自5月31日爆雷之后,上海电气的股价经历了一轮暴跌,至今还没有涨回出事之前的股价。

  “看来利空还有很多啊,还有很多老鼠一个一个揪出来。”11月18日,一位投资者在上海电气股吧里留下了自己的“感触”。

  蹊跷的是,上电通讯诸多高管,包括沈欣在内的好几个人都还是上海奈攀的股东,该公司的大股东就是被称为“专网通信迷局”幕后关键人的隋田力。

  启信宝数据显示,上海奈攀成立于2019年1月4日,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隋田力,注册资本为2539.99万元。成立之初,上海奈攀的股东仅为4人,分别是隋田力、吴宝森、梁山和王吉财。

  成立仅3个月之后,即2019年4月3日,上海奈攀成为了上电通讯新的股东,持股比例为6%,晏建平成为公司新董事。

  启信宝数据显示,除了上海奈攀之外,上电通讯剩下的股东分别是持股40%的上海电气、持股28.50%的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即隋田力控制的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以及三家分别持股8.50%的鞍山盛华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鞍山盛华)、上海东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东骏)和北京富信丰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富信丰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刚从上电通讯离职的王吉财是鞍山盛华的法定代表人,梁山是上海东骏的法定代表人,吴宝森是北京富信丰源的法定代表人。

  在成为上电通讯新股东的3个月之后,上海奈攀新增了13名股东,包括此次被纪委调查的沈欣、毛利民和金航。

  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7月10日,沈欣出资97.37万元、毛利民出资80.43万元、金航出资19.05万元成为了上海奈攀的新股东,分别持股3.83%、3.17%和0.75%。

  另外,在上海奈攀新增的13名股东中,还包括上电通讯的董事晏建平、监事范宏铭,原监事张应荣等人。

  纵观上述的股东背景,上海奈攀更像是隋田力为上电通讯经营管理团队搭建的持股平台。

  从股权结构上看,上海电气持有上电通讯40%股权,是第一大股东,能够实施控制权。而实际上,剩下的上海星地通、上海奈攀、上海东骏、鞍山盛华和北京富信丰源这5家民企的持股合计达到60%。

  从董事结构来看,上电通讯的董事是吴宝森、晏建平、梁山、沈欣、王吉财、桂江生和陈干锦,而有上海电气背景的董事仅董事长陈干锦、桂江生两人。

  由此可见,谁对上电通讯有话语权还说不定呢?或许正是这种控制权架构,才能让上电通讯深陷坏账之中。

  从暴雷至今,时间已过去近半年,上电通讯的困局依旧无解,涉及的诉讼也开始增加。

  启信宝数据显示,2021年8月,一家名为上海标萌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标萌)的企业将上电通讯诉至法庭,主要是买卖合同纠纷。尽管上电通讯在10月底以“民事管辖”为由进行了上上诉,但是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就在11月1日,中利集团(002309.SZ)起诉上电通讯的庭审刚刚结束。按照的公告显示,是因为上电通讯没有支付逾期的5.07亿元尾款,“为主张该笔款项多次向被告催讨,均未果。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提起诉讼。”

  “目前还没有审判结果,只是正常的诉讼阶段,所以还没有对外披露。”11月18日,中利集团证券部一位人士表示,如果有了正式的判决,公司会第一时间对外披露。。

  被人起诉的同时,上电通讯也在“爆雷”的第一时间起诉了别人,如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贸易分公司、哈尔滨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富申实业公司以及南京长江电子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

  2021年10月29日,上海电气披露了2021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亏损44.22亿元,同比下滑288.58%。截至报告期末,法院已经依法受理上电通讯就应收账款提起的相关诉讼。2021年1-9月,上电通讯计提应收账款预期信用损失和存货跌价准备合计73.67亿元,对公司2021年1-9月归母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损失65.74亿元。

  上述上海电气证券部人士表示,公司目前已经通过诉讼方式对应收账款进行了追讨,“但目前还没有收到法院的通知。”

  11月17日晚,上海电气在公告中表示,“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组负责通讯公司的经营管理,本次事项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情况正常;同时,公司正集中力量全力以赴处置通讯公司风险事项,将根据相关事项进展及对公司的影响,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政府网,”

  由于上海电气在今年7月5日已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已有律师在网上开始征集投资者对上海电气进行索赔诉讼。

  “目前中国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因此只有等待行政处罚决定书下发之后,法院就会开始受理投资者的索赔诉讼。”上海某律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上海电气的索赔时段暂定为“2021年5月30日之前买入上海电气,且在2021年5月31日之后卖出或持有上海电气的亏损投资者可以参与索赔。”

  这场由一名叫“隋田力”的人引发的“专网通信迷局”像一张“泥泞的大网”,将涉足其中之人都困在里面而无法自拔,只能任由命运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