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从危机看美国:大国缘何盛衰?

发布日期:2021-11-24 04:57   来源:未知   阅读:

  谁是危机的 带头大哥 ,谁就真的可能成为世界的 带头大哥 。1520 年是世界近代史的起点、全球化的开端,由于大航海和地理大发现,世界连在了一起,彼此变得更紧密、熟悉,却又更危险!

  1800 年以前的世界是多元的,在 1750-1800 这一阶段,中国最为发达的江南地区与欧洲最为发达的英国在经济发展上没有明显差异。大咖对话 扬子江药业CIO张爱军:智慧生态圈战略

  从中国向外看世界,从世界向内看中国,我们会发现:中国王朝更迭的历史周期与世界大国兴衰周期之间存在着某种共同逻辑。

  战争扩张 - 财政危机 - 增加税赋与财政赤字 - 内乱与外患 - 走向衰落。

  那么,如今飞速发展的中国能否走上与古埃及、古希腊等文明古国终极衰落不同的道路,完成民族的伟大复兴?

  不妨跟着《危机 1520-2021》一书,梳理从 1520 年至今 500 年的世界历史中那些影响世界秩序与危机的变革,从中发现规律与经验、启示。

  区别于纯粹的世界通史或者简史,本书的重点与主线在于各种危机,与危机相关的历史则为框架,每一件危机事件都是一个可读性很强的故事和案例。

  第一次工业革命后,经济危机成了周期性发作的顽疾。因为有了贸易,各国之间联系得较为紧密。于是,发生在英国的经济危机像肆虐欧洲的大瘟疫一样波及到当时主要的工业国家,近到法国、荷兰、德国、俄国,远至日本与美国。

  最初经济危机的 带头大哥 是英国,后来这个头衔慢慢交给了美国。19 世纪曾出现过四次大的经济恐慌,其中英国恐慌了一次,美国三次。

  随着当时的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美国开始兴修运河、跑火车等热火朝天的 大基建 ,欧洲资本纷纷去美国 淘金 。于是,第一次新兴市场(美国)的大繁荣导致了 19 世纪三四十年代运河、银行业和铁路股票多次出现泡沫大崩盘,带来一次又一次铁路经济大危机。

  最可怕的一次长期大萧条发生在 1873-1896 年。虽然这段时间出现了断断续续的三次危机,其实是一个连贯的长周期大萧条,中间只不过是短暂地休整一下而已。这次危机不仅是美国经济的大恐慌,更是世界经济的大恐慌。

  19 世纪是一个英美两国遥相呼应、交替爆发经济危机的时代,是后起之秀美国茁壮成长、不断扩张的大时代,也是东方帝国莫卧儿帝国、大清王朝及其徒弟日本悲催的时代。既有西方世界的经济危机,也有东方世界的政治危机。

  19 世纪的中国从辉煌的中央之国跌入谷底,经历两次鸦片战争及庚子国难之后被迫开放中国市场,中国从此走上漫长的学习和变革之路。

  19 世纪末,股市危机如闰年一样反复上演。世界供应链开始了第三次转移,美国 GDP 在频发的危机与大恐慌中,悄无声息地在 1894 年全面超越英国,名列第一,同时取代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家。

  这背后,是美洲新大陆的美国和欧洲旧大陆新统一的德国同时抓住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代大机遇。于是,德国经济超越了英法传统的欧洲两霸,而美国则超过了所有国家。

  20 世纪初,就在大清王朝的 庚子国难 这一年(1900 年),刚从 1873 -1896 年长萧条中走出不久的美国,又爆发了经济危机。

  1907 年美国再次出现大恐慌,一位法国银行家愤怒地将美国描述为 一个巨大的金融公害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也在此阶段应运而生。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暴富与第二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大繁荣,使得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实力越来越强大。美国成为最大的债权国、最大的工业国,以及第一经济强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经历了短暂的经济危机之后,美国迎来了大繁荣时代,此刻的美国人深信繁荣将永远伴随美国。

  美联储制定的宽松货币、信贷政策,美国政府发行的自由公债,都刺激了华尔街的繁荣。于是,借钱炒股、抵押房子炒股、用杠杆资金炒股,华尔街上演着金钱永不眠的游戏。

  危机孕育在繁荣之中,到达顶点意味着下坡路的开始。于是,导致伟大的经济学家费雪破产的 1929 年大萧条开始了。这场由美国华尔街股市大崩盘引发的大萧条波及世界,演变成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迄今为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回顾这场危机,它绝非孤立的存在。经济的周期规律、人性的贪婪与恐惧、错误的政策等都延长了危机的时间,加大了危机的损害后果。胡佛的火上浇油带来了恶果。罗斯福新政缓解了危机,但真正让世界走出这场大危机的是德国和日本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 20 年中,发达国家似乎在永无尽头的危机中度日,而始于 1929 年的美国大萧条则将发达国家推入了更大的经济衰退泥潭之中。

  若将 1520 年至今这 500 年作为一个超长的历史大周期,那么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这个阶段,是世界剧烈动荡的过渡期、重组期与洗牌期。而当下的世界,与这个时期十分相似。

  与此对应,若从世界之外看中国,李鸿章提出的 3000 年未有之大变局以及当下中国所面对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都有着世界大历史视野下的宏观逻辑。

  通过分析归纳与梳理,我们会惊奇地发现,500 年的世界经济危机与大国兴衰交替、全球化、全球产业链的转移、世界秩序变局存在着紧密相关性。

  从某种程度说,500 年的世界史,就是一部世界经济危机史,一部世界大国兴衰史,一部全球化史,一部产业链转移变迁史,一部世界秩序变局、重构史,一部工业革命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进入长时间的和平发展期,为经济与技术全球化创造了条件,而全球化红利又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经济奇迹。

  德国的魔术,日本的奇迹, 亚洲四小龙 腾飞,中国经济崛起,越南、印度高速发展等都是这一红利的结果。

  从书中附注的东西方时间线也可以清楚看到,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危机也如影随形。

  美联储的货币宽松与收缩制造了房地产行业的泡沫,史上全球第二大危机—— 2008 年次贷危机爆发,欧洲被波及,欧债危机于 2010 年爆发。

  为了应对危机,世界主要经济体进入债务型经济模式。美国启动多轮 QE,而早已采取负利率的欧洲、日本至今仍未走出次贷危机的泥潭。

  2018 年之后世界经济陷入衰退。当世界还在忧虑英国脱欧、美国 退群 、逆全球化加速等影响未来的大事件时,谁也没想到,病毒性肺炎疫情在 2020 年席卷全球,使得脱欧与 退群 、逆全球化后果得以加速实现。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来了。

  自从 2000 年之后,世界经济几乎每 10 年爆发一次大的危机,而瘟疫也频频发难,从禽流感、埃博拉病毒,再到病毒性肺炎,大自然的病毒不断向人类提示它们并未远去。

  梳理几个世纪以来世界发生的这些经济危机,我们会发现危机无法避免且存在一定的规律。经济危机与市场周期性的波动相关,而市场的周期性波动与需求不足、供给相对过剩有关。

  为了促进经济增长或拯救经济危机,政府出于各种考虑就会伸出货币与财政等宏观经济调控之手,如此一来,货币政策的宽松或紧缩、财政政策的积极或稳健就与经济的波动周期如影随形,紧密相关。当经济过热,货币与财政政策就收缩,反之则扩张,从而出现逆周期调控的现象。于是,货币、信贷与债务成了宏观经济调控的 老三样 。

  而人的行为与经济波动表现正相关。当经济过热时,人变得贪婪,从事经济活动的积极性大大增加;当经济衰退时,人又变得恐惧,甚至引发踩踏,进一步加重危机。

  历史上的美国经常面临恐慌,也经常经历比其他国家更为迅猛的繁荣和更为深重的崩溃,其经济周期的振幅也远远大于欧洲。从长期来看,一个完全自由的市场是一定会崩溃的。

  究其根本,经济的周期性波动表面上是供需关系变化,实质上是人的预期和行为的改变。而人心始终游走在贪婪与恐惧之间,亘古未变。因此,经济危机不可避免。

  金融危机同样也无法完全避免,因为它是人类情感和认知的产物,也是人类作为监管者和政策制定者不可避免失误的产物。金融依赖信心,而信心总是脆弱的。

  过去的 20 世纪,美国经济经历过两次巨大的转型,一次是从工业化中期向工业化后期转型,一次是从工业化后期向后工业化转型。

  当下中国的转型和 20 世纪 30 年代美国发生的转型具有更高的相似度。在产业结构、人口结构、国际贸易等方面中美具有很大的相似性。

  美国等发达国家在工业化和城市化过程中所遭遇的危机,给了中国丰富的参照样本,中国的体制优势和后发优势无疑会让我们对这些经验和教训具备更强的甄别和行动能力。

  危机,有两种解决方案,第一种是依靠 市场之手 进行调整, 市场之手 会通过改变供求关系来重新调控经济,但完全自由的市场是会崩溃的,危机的蔓延与巨大冲击是任何一个政府都难以承受的。

  第二种方法是通过政府的 有形之手 出面挽救危机,在危机关头果断采取进行干预和调控。率先控制疫情,率先复工复产,率先实现经济正增长,中国政府交出了一份人民满意、世界瞩目的答卷。

  过去 500 年,无论是从事对外殖民、黑奴贸易,还是采取金本位、构建布雷顿森林体系,推行美元霸权主义,西方领衔全球的总体局面从未改变,变化只发生在西方国家之间,接力棒式地传递。

  这一局面正在悄然发生变化,全球供应链、新的全球化、全球经济中心、全球金融中心、全球科技创新正在向东方迁移,未来世界前五大经济体中可能就有多个来自东方。

  虽然进程是缓慢的,可能需要未来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过渡,但是 500 年未有之大变局即将来临。www.bd7q3.cn